地方资讯

90后医学女研究生玩蹦床摔成“完全性截瘫”:家
更新时间:2021-10-21

  近日,90后医学女研究生琪琪玩蹦床摔成“完全性截瘫”持续引发关注。视频中,琪琪从蹦床上弹起,头部朝下猛地摔进了海洋球池内,当场动弹不得。

  荔枝特报从徐州仁慈医院了解到,目前琪琪已进行第一次手术,手术成功,但是未来恢复正常生活的可能性不大。

  琪琪表哥小鲁称,截至今日,琪琪住院已花费10万余元,“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希望她能够慢慢恢复。她是家中独女,本来是湖北中医药大学的医学研究生,两年前刚刚毕业,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”。

  目前,涉事蹦床馆已暂停营业。小鲁称,事发后,涉事蹦床馆未道歉,仅赔偿5000元,“我们已经找律师了,将寻求法律途径解决”。

  5月25日,琪琪和男朋友小王、表哥小鲁相约一起去徐州“幻影星空”蹦床馆游玩。小鲁称,当天本来准备叫琪琪一起吃饭,“但是琪琪说她男朋友要玩蹦床,我就跟他们一块去了”。

  小鲁告诉记者,这也是琪琪首次玩蹦床,“她就是在某短视频平台上看到挺火的,就搜到了这家店”。对于蹦床的安全须知,小鲁表示他们并不了解。“当时我们三个人的安全协议都是琪琪一个人签的,也没有人提醒我们看一下注意事项,都没有。我们看到很多人在玩,也有小孩在玩,没有意识到危险”。

  小鲁回忆,事发时,整个场馆内的安全员并不多。“我先玩的,当时安全员正好过来捡海洋球,提示我要往中间坐,我照做了,后来玩完整个过程没有问题。轮到琪琪玩的时候,安全员也在一旁指导,琪琪还问她手势是不是这样。但是随后,琪琪就像视频中显示的那样翻过身来,颈部重重摔在海洋球上。因为海洋球不是特别深,气垫充气又比较足,把她反弹了一下,当时她从胸以下就没有知觉了。我们看到她那样很害怕,赶快叫蹦床馆的负责人过来,叫上120,就把她送到医院去抢救”。

  小鲁告诉记者,从出事后到叫救护车都是家属的主动行为,“安全员跟我们说,没事,等一会就好了,可能是摔到筋了,还说别人也是这样玩,没事。救护车的费用都是我们出的,他们不愿意出”。

  医院出具的诊断显示,琪琪系“完全性截瘫”。琪琪主治医生周蒙恩告诉记者,“她刚开始入院诊断的时候,我们发现她双下肢和双上肢都是不能动的,也就是完全性截瘫。现在手术已经做完了,但是预后的话可能不会太好,因为神经损伤比较重。她是脖子直接垂直着地,然后造成颈椎的脱位,合并颈椎脊髓损伤”。

  荔枝特报了解到,目前涉事蹦床馆已暂停营业。记者多次拨打蹦床馆电话,提示已关机。

  琪琪告诉记者,自己对于弹起的全程都有记忆,“过程是清楚的,但是很痛苦。因为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控制不了”。

  主治医生称,经历过第一次手术后,琪琪已有所好转,但是预后依旧不太乐观。“主要是神经损伤比较重。大概10天后可以从手术科室出院,做进一步的神经康复治疗”。

  琪琪表哥小鲁表示,目前琪琪状态良好,“她还是很坚强的,父母陪着她。刚开始的时候,肯定很伤心,现在也在做心理建设。她本身就是学神经内科方向的,对于自己的病情也很了解,知道应该如何训练康复,现在每天都在做训练”。

  小鲁告诉记者,琪琪父母年事已高,家中并不宽裕。目前住院五天已花费10万余元,“都是她爸妈和姑姑垫付的。原本我们也希望蹦床馆能够稍微垫付一些医疗费,店方让我们找保险公司。但是保险公司说我只给我的投保人付钱。我们实在没办法,才找派出所调解,最后调解过后,蹦床馆给了我们5000块钱”。

 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对此事解读道,当前,新兴的室内运动活动的意外事件,法律并没有确切的相关规定,但是可以参考合同法、消费者权益等。“幻影星空蹦床馆接受了顾客的购票,可以视为与顾客达成了合同,蹦床馆有责任和义务保障娱乐活动的安全性及突发状况的救援行为”。

  付建表示,若商家对于富有危险因素的娱乐活动已经尽到注意提醒义务,事先告知提醒顾客保护好自身安全,并且有相应保护措施,如果顾客由于自身原因受伤,那么商家就可以减轻责任甚至免除责任。双方责任的具体划分,将根据各自提供的证据由法院判决。

  荔枝特报注意到,近年来,玩蹦床已经成为非常流行的城市娱乐项目,但是摔伤的事也层出不穷。蹦床馆的安全应该由谁监管?荔枝特报致电徐州市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、徐州市鼓楼区文体局等多个部门,对方均表示不属于自己的监管范围。

  徐州市鼓楼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告诉记者,蹦床馆中的设备不属于国家质检总局下发的《特种设备名录》中的特种设备,只有特种设备才由该部门监管。蹦床馆内的游乐设施都不在这个范围内。“这种是文体游乐设施,应该由文体局管理。”

  徐州市鼓楼区文体局也向记者表示,该单位仅对游泳、攀岩、滑雪、潜水等项目进行监管,其中攀岩一项规定高度超过7米,“但是涉事蹦床馆内的游乐设施不超过7米,不属于我们的监管范围”。

  徐州市鼓楼区文体局工作人员称,目前蹦床馆属于行业监管盲区,“政府已经在研究,划定具体的监管部门”。2021-10-21地方药品招标降价力度趋严 医药